当前位置:

昆山父母亲子教育培训学校推荐

昆山父母亲子教育培训课程推荐

昆山培训新闻内容

[ 2017-11-27 14:15:50 ] 点击:356 昆山父母亲子教育培训

“虐童”案后,一场焦虑潮下的信任危机:“摄像头也给不了心安”

  红黄蓝虐童案已经发生四天。

  “昨天我问孩子,他说只有睡觉的时候脱衣服,而且老师只让脱外面的裤子。脱多了,老师懒得给他们穿。”李丽有些无奈,但又松了一口气。“我听完,心里反而放心了一些。”

  李丽的孩子今年5岁,就读的是家附近的一所私立幼儿园,每月费用5000元。看到铺天盖地的“虐童”事件,李丽庆幸孩子即将幼儿园毕业,还算平安的长大。

  而事件的另一边,某所幼儿园的老师这两天已身心俱疲:“我要烦死了。”因为家长打爆了她的电话,要求查看摄像头。 “我给他们看了,什么事儿也没有,她们照样不放心。”

  难以平复的焦虑潮

  红黄蓝“虐童事件”后,刚在北京某所高端幼儿园报名不久的李琼同幼儿园家委会一起,要求幼儿园对家长开放实时监控查看。

  而幼儿园的答复是:需要开会讨论,请家长等待讨论结果。

  等待是个焦灼的过程。

  “即使真的能实时查看监控了,也只是心理上稍微安心一点。因为监控肯定是有死角的,就算是实时查看,也并不能看到所有角落。”

  除了查看监控,还有不少家长选择了其他方式。采访中,一位幼儿园老师无奈地透露:我所在的班级群,全部都是负能量。家长们要求她每天隔两个小时拍孩子们的照片,发到群里。

  “当信任危机发生,家长都不相信学校的时候,学校无论表面上做成什么样,我们家长都没法安心。”李琼的话,代表了很多家长此时的想法。

  和李丽一样,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对孩子所在的幼儿园,进行每日安全确认:今天在幼儿园,老师打了你吗?幼儿园里有几个老师,有男老师吗?今年都幼儿园里都做了什么,吃了什么?老师有没有惩罚其他小朋友,怎么惩罚的?

  “我们每天都要反复问好几遍,把我儿子都问烦了,但是我还是不太放心。”

  实际上,信任危机从进园时就已经存在。

  一般在幼儿园会有家长群,群里有老师和家长,但常见的情况是家长还会组建单独的家长群。李琼说,“这个群里没有幼儿园老师。家长们会讨论各种问题,这些问题幼儿园老师也不会知道。”

  当初让李琼选择高端幼儿园的原因是,花钱买安心,但最后到底能不能买到安心?

  “说实话我没有什么底气说自己挑的幼儿园肯定不会发生这种事。”

  现在李琼的孩子就读的幼儿园,每个月的花费万元以上。这家高端幼儿园,师生比是1:4,在私立幼儿园中,是师生比非常理想的一家。之所以选择这所幼儿园,因为当时李琼感觉幼儿园硬件还不错,班上13个孩子,而一个班配四位老师:一名外教,一名中文的班主任,一名中文助教,还有一名保育阿姨。

  这样的配比,当时给了李琼一颗定心丸——感觉4位老师,13个孩子,是能照顾的过来的。但如今,即便每月划出昂贵的费用就读,李琼依旧充满不安全感。

  而事实上,普通的工薪阶层家长支付不起这种每月过万的学费。

  “以前觉得幼儿园要品牌好、师资好、师德好、离家近。现在只觉得所有期望都比不上老师的爱心,以及一个透明的摄像头环境。”张默感叹到。张默是一位“准家长”。孩子快2岁,她现在正在辛苦的四处奔波,给孩子寻找一个合适的幼儿园。有没有“摄像头”,家长能不能实时全程监控,成为她放在第一位考虑的要素。

  更深的焦虑:匮乏的幼儿园资源中,难以择优

  “虐童”发生后,各种家长群里都“炸开了锅”:

  A: 这几天我一直考虑要不要让孩子回老家上幼儿园,老家附近有一所幼儿园,我妈原来在那工作。但自己工作在外,又不想让孩子成为留守儿童。

  B:我想幼儿园的师资问题三至五年都改变不了。

  C:孩子的童年应该简单快乐,她有自信自己可以给孩子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的品格。感觉自己是不够强大,有的香港家庭孩子五岁前都是自己带,不上幼儿园。可是我在北京,能不让她上幼儿园吗?不能。

  ……

  即使爆出了虐童事件,忧虑的家长们似乎也没有太多选择。

  吕鸿有些无奈的说道,“我家附近就这么几所幼儿园,除了这家,附近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。有的距离太远,着实接送不方便。”

  想找一所优秀幼儿园很难。在张默奔波的过程中,发现一个情况:一些家长口碑不错的幼儿园,去上之前要先去就读他们的亲子园。从1岁多就要开始报名排队,不然轮不上。她还列了几个在北边不错的幼儿园,都有共同的特点:学费昂贵,还要排队。

  吕鸿的孩子曾就读于一所私立幼儿园,但因为搬家的原因,孩子从中班开始转到了公立幼儿园,公立的学费大致是私立的四分之一。但是,这个转变让孩子遇到了强烈的不适应感。

  “原来我们就读的私立园在亚运村那边,老师每天都换着花样给孩子梳辫子。现在转园后,经常看到她头发乱糟糟的。还有好几次,她两只脚的鞋子是穿反了的。”说到这里,吕鸿有些气愤。

  但他也理解,“当时读的那家私立园4个老师带10个孩子,而公立园3个老师带36个孩子,师生比差异很大,再有耐心都是照顾不过来的。”

  但问到转到公立是否后悔时,吕鸿回答:“孩子转到公立园时,已经比较大了,能自己吃饭、穿衣服,说话也很清楚。这时候考虑孩子确实不需要太多额外的照顾,再加上私立园学费太高,所以感觉还好。反正孩子也马上要毕业了。但如果孩子小,一定要选服务好的私立幼儿园。”

  采访中,发现另一个事实是:即使被爆出了“虐童事件”,有很多家长还是优先选择私立幼儿园。一方面,一般来说,优质私立幼儿园提供的服务更周到,尤其是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,这点很重要;另一方面,则是受限于“户籍”。

  今年7月,张默特地去查看了小区公立幼儿园的报名要求。首先,第一派位是有北京户口,在本小区购房的业主;第二派位是在本小区购房没有户口的业主。共同要求是,学位没有被占用。

  而张默不属于这两类。她来北京打拼,虽然有份收入不错,还体面的工作,但是还没有买房,也没有户口。她的情况代表了一大批“北漂”一族。

  对于这次“虐童”案的调查,官方已经给出了初步的调查结果。

  然而,更深的焦灼和忧虑却在家长们的心中蔓延开来,迟迟不能散去:他们一部分人在担忧,我们选择的幼儿园到底行不行?会不会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……另一部分人则在担忧,我们到底应该去哪里读幼儿园?甚至,我们可以不去读幼儿园吗?

  而这些,更需要答案。

匿名评论